全球央行被负利率“绑架”?

3月9-10日,欧洲央行即将召开货币政策会议。近来公布的欧元区2月通胀率和2月Markit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均不及预期。此外,既欧央行行长德拉吉上月暗示将扩大量宽力度后,本周三欧洲执行委员会成员科尔(Benoit Coeure)亦为量宽政策加码铺路。欧央行在此次会议上进一步量宽似乎成为大概率事件。

前段时间当中国在过春节时各国债券市场一片狼藉,市场情绪一片低迷,究竟是何原因造成此次全球金融市场的剧烈震动,欧洲,美国,日本包括亚太市场的股市、债市、汇市全都乱成一锅粥投资机构也是猝不及防导致损失惨重,原油价格好几次跌破30美元,反倒是黄金价格突破1200,近年来的新高。

近日还是有日媒表示金融市场的动乱还是因为中国的经济增速放缓造成的,让人匪夷所思。日本央行至从1月29日突然实施负利率政策才是此次金融动荡的导火索。

日本央行有一个特点就是经常搞一些突然袭击,出台一些新政策,不跟市场打招呼,往往给市场一种震惊,特别是日本央行有着这样一位人物,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

黑田东彦在国际上有人评价是个天才,也有人评价是个疯子,至于哪一个是对的,三五年之后自有公论。黑田曾经坚决的说我们日本绝对不会学习欧洲搞负利率政策(上图显示),结果呢,在一月下旬参加了到达沃斯开了个会议,然后没几天时间就在1月29日突然宣布日本马上要进入负利率政策,震惊了所有的投资人,大家都没有想到这个大国央行居然出尔反尔,短时间内就说话不算数,日本进入负利率的行列,对于世界经济的冲击比搞量化宽松还要大,为了刺激经济增长未来负利率政策很可能成为央行的主导性政策,所以市场变得更加的恐慌。

什么是负利率政策呢?

老百姓把钱存在银行,商业银行拿到存款之后一部分拿去放贷,一部分要存到中央银行,叫法定准备金,由于经济情况不好找不到贷款的人,只好把更多的存款存到央行,这个叫超额准备金也能赚取一部分利息,但是在出台负利率政策之后,对超额准备金征收-0.1,这就相当于罚款。

对于商业银行来说这部分利息又不能找储户收取,只能逼得商业银行去做高风险的投资,央行这样做主要是两种考虑,第一种是比商业银行对实体经济进行贷款,不贷款我就惩罚你,从而刺激经济发展;第二种考虑是负利率会带动整个市场的利率下降,对于日元贬值是出口经济获得竞争力。

这也是因为前段时间欧洲央行搞负利率是欧元相对于美元出现贬值,那么日元就相对于欧元升值了,出口就吃亏了,所以黑田小算盘一打,只要日本把利率降到-1%。就能让日本10年期国债降到-0.8%,如果再加上日元贬值和贷款带来的经济刺激,带来的效果相当于日本全国的企业增加5%的收益,如果一切按照黑田的思路走的话,那么日本股市就会出现暴涨,货币贬值——股市暴涨,这就是黑田想得到的,但是呢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黑田后来看到的完全都是相反的市场行情。

首先日本的股市在负利率出台之后迅速的反应非但没有暴涨,反而出现暴跌,其中不乏单日跌幅超过7%的情况,整个一月日本的股市跌幅达到22%,可以说是跌的惨不忍睹。

股市暴跌那么期待的日元贬值也没有出现,日元反而大幅度升值,把过去一年半的贬值幅度抹平,日本央行的这个政策无疑是失败的,只考虑到日本国内市场的需要,而忽略了当今世界金融市场是高度耦合的,你的资金可以瞬间越境,你的市场信心也是可以瞬间引起共鸣的,这个最重要的问题确实黑田没有考虑的。

黑田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一出引起了欧美等国的股市的重大震荡,原因就在于欧洲人考虑到日本的这个负利率政策会变成常规性政策,日本人的狡猾再次被抓了现行,中国背的黑锅也终于可以丢了。

与此同时,近期日本央行跟随欧央行启动负利率,美联储亦表示不排斥负利率。负利率成为政策制定者和金融市场投资者讨论的焦点。

负利率的初衷在于刺激银行放贷和消费意愿、推升通胀率,但自实施以来,效果平平,甚至事与愿违,压缩了银行的边际收益,降低了其放贷意愿。作为“最后手段”的负利率一定程度上绑架了各央行,应对负利率的唯一方法似乎只有更低的利率。欧日央行还会继续负利率政策吗?美联储会不会加入?如若不加入,全球主要央行间的货币政策分歧,会如何影响全球经济呢?

欧央行3月大概率加码量宽

3月9-10日,欧洲央行将召开货币政策会议,考虑负利率和每月600亿欧元的购债规模是否足以提升通胀。

欧盟统计局本周一(2月29日)发布的初步统计数据显示,欧元区2月通胀率为-0.2%,较1月份的0.3%大幅下降,为2015年1月以来最低,远低于欧央行设定的2%通胀目标值。紧接着本周二(3月1日)公布的欧元区2月Markit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 终值为51.2,亦创一年来最低水平。德国2月制造业PMI终值为50.5,略高于预期值和初值(两者均为50.2);法国2月制造业PMI终值为50.2,略低于预期值和初值 (两者均为50.3);意大利2月制造业PMI终值降至52.2,低于预期值52.3和初值53.2,为一年以最低;英国2月制造业PMI 50.8,亦创34个月以来最差表现。

这些数据表明欧洲央行的刺激措施未达到预期效果,欧洲经济存在通货紧缩风险。因此,市场普遍预期欧洲央行将在会议后宣布进一步降息10个基点,使存款利率降至最少-0.4%,或增加购债规模。

这从会议前最后一位讲话的高级官员——欧洲执行委员会成员科尔的表态也可见一斑。科尔本周三(3月2日)表示,“许多银行已经能够通过增加放贷规模、降低风险拨备率等方式,来抵消(超低利率带来的)利息收益下降地问题了。去年,欧元区银行总体净收益率也还是呈现增长态势。”在他看来,欧央行如若不作为,对市场的损害更大。科尔是会议前最后一位表态的官员,此后一周欧央行将进入会议前的缄默期。

穆迪经济学家Tomas Holinka称,“疲弱的通胀预期和惨淡的经济,均会促使欧洲央行放宽已经宽松的货币政策。”加拿大皇家银行欧洲区经济学家Timo del Carpio也表示,为了应对这一衰退,当前阶段仅仅采取“走一步看一步”的态度,似乎不太可能了。

路透上周对18名交易员开展的投票显示,欧洲央行3月10日会议宣布降息概率为100%;扩大QE规模的概率为50%。

全球央行被负利率“绑架”?

事实上,欧洲央行面临的两难处境可谓是全球央行黔驴技穷的缩影。

日本央行自1月29日开始对金融机构在央行的活期账户实行-0.1%的利率。然而,这一政策仅仅凑效了几天。此后,日本央行又重陷股市下跌、日元上涨、通胀停滞的旧况。不仅如此,负利率还适得其反,使日本银行间同业拆借率降至-0.01%,银行几近停止放贷。从2月24日起,日本十年期国债也出现了有史以来的首次负利率,3月3日的利率为-0.023。

那么欧日央行为何要实施负利率政策,实施效果如何,未来会做何政策选择呢?

荷宝高级副总裁、投资组合专家Maurice Meijers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负利率是欧日央行在面临或停滞(日本)或疲弱(欧洲)的通胀率时,“不得已”的货币政策选择,旨在增加企业贷款意愿,从而刺激经济增长,进而提升通胀预期。除此之外,他指出,负利率政策的另一项考虑在于通过压低利率,使本国货币贬值。

“但负利率在欧日的影响极为有限。事实上,负利率使银行的商业模式承受巨大压力。银行无法将存款利率调至负利率,他们不得不通过将贷款利率维持在高水平来弥补(损失)。因此,即使商业银行在央行存款准备金的利率为负,居民和企业的贷款利率事实上并没有下降,贷款需求也并未得到刺激。”他称。

对于为何量化宽松、负利率等非传统货币工具不再凑效,Maurice认为,“这些政策不会为经济基本面带来多大改变,因此股票和汇率市场不再给予积极反响。”但他同时指出,很难判断市场行为变化背后的原因,市场的负面情绪是否合理也有待观察。但不论如何,“基于欧日央行均表示会继续实施负利率政策工具,未来依旧有更大的政策空间,预计他们并不会改变这一政策路径。”他坦言。

一位外资行人士向记者表示,负利率在投资者眼中或许仅反映央行的黔驴技穷。再者,负利率政策也使市场对于全球央行的公信度存疑。“如果经济未见起色,央行难道只能靠一直印钞、出台负利率等手段来解决?”他质疑道。

但他也预计欧央行、瑞典央行、丹麦央行将在未来几个月内继续降息,持续下探负利率领域,其他国家也可能跟进。

美联储会否成为下一个?

除了已经实施负利率的欧日央行何去何从外,市场目前关注的另一焦点为美联储是否也会加入负利率大军。

美联储本周公布的数据喜忧参半:美国2月ADP就业人数增加21.4万人,创两个月新高,预期增加19万人,前值19.3万。但这一数据远低于去年12月26.7万新增就业水平。

美国经济形势报告褐皮书(Beige Book)显示,1月初到2月底,美国12个区中有6个区的经济处于“稳步到温和增长”,低于上次的9个区。对于美联储高度关注的通胀情况,褐皮书显示,近期物价水平较为平缓,没有显著上扬迹象。

除此之外,多位美联储官员在表态中提及负利率。美联储副主席费希尔(Stanley Fischer)上周曾表示,美联储正在研究国外负利率的经验,不过目前没有计划使用。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Robert Kaplan)称不应该排除负利率。

在1月底进行的压力测试中,美联储模拟了全球经济进入严重衰的最坏情况,其中从2016年第二季度至2019年第一季度的3月期国债利率均呈现负利率,被认为是美联储迈向负利率的象征。

图片来源:Mauldin Economics

但市场依旧普遍认为美联储实施负利率的可能性不大。

Maurice告诉本报记者,目前以及短期内,美联储都没必要实行负利率。“美联储一直强调会持续加息进程,荷宝偏鸽派,认为美联储有可能比市场预期得更早停止加息进程,也不排除逆转路径,但美国经济整体而言依旧优于其他主要经济体。”他坦言,“即使美联储允许负利率,从法规角度还存在一些问题。”

上述外资行人士亦表示,“美联储FOMC极不可能追随负利率政策,毕竟美国经济基本面不适合那样的政策,且不能保证会达到消除美元涨势的既定目的。同时,美联储对银行业超额储备实施负利率还存在部分法律上合法与否的歧异。”

但这也意味着全球主要央行间将继续存在货币政策分歧。

对此,Maurice表示,正是因为货币政策分歧,以及这些政策未能带来预期结果,才导致了金融市场更大的波动性。他预计这一波动性还将持续。“市场从来不喜欢不确定性,但目前却有很多,其中一项即是货币政策的未来途径和效果。”



验证码: 看不清楚?